脢脳脪鲁 > 玄幻魔法 > 帝凰-名门庶女无错章
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可是她不敢回头,怕回头后自己就走不了,会忍不住拖着他一起走……

    不能……她不能再毁掉一个家庭,不能因为自己让薛斌变成不孝不义之人芑。

    她的离开是为了成全他们的爱,而不是牺牲……她这样告诉自己。

    花钰伸手过来将她拥在了怀中,拍拍她说:“有个结果就该知足了!你只要记住他是爱你的就行!”

    “嗯……”腾冰不敢说话,只能简单回答,她怕自己一张口就委屈地大哭,为什么别人的爱那么顺利,她和薛斌却走得这么艰难呢猬!

    马车的轱辘转动着,看着熟悉的风景一点点消失在眼前,腾冰慢慢平静下来,她知道该放下这一断情了。此去京城,那么多人等着她养活,她再沉浸在儿女私情上,拿什么去养活他们,养活自己的孩子啊!

    摸摸还平坦的小腹,腾冰深深地吸了口气,她一定要振作起来。

    *****

    薛斌送走腾冰回到了薛家就被薛母叫了去,消息灵通的薛母已经知道腾冰走了,冷冷一笑说:“薛斌,我已经做了你要我做的事,给了你时间,以后,该你兑现你对我的承诺了!”

    薛斌面无表情地说:“我会照你说的去做。只是……娘……我想问你一句话,你不用回答,你只要扪心自问就行。……在你心里,你是把我当你儿子,还是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

    薛母愣住,薛斌摇摇头走了出去,这晚,他喝得酩酊大醉,还是下人将他送进了新房,林小祯悉心的照顾了他一晚。

    第二日,薛斌回自己原来的房间住。从此,每隔一段时间,薛斌都会喝得酩酊大醉,醉后才进林小祯的房。薛母虽然知道这事,却拿薛斌毫无办法,因为一说薛斌就沉下脸说:“我已经按你的要求去做了,你还想怎么样,畜生交配都要歇几天,何况人呢!”

    薛母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再骂薛斌索性不回家,邀了贺舟等人酒楼喝酒,喝醉了就留宿酒家,气得薛母大骂:“你干脆死在外面不是更好,还回来做什么。”

    薛斌破罐子破摔:“我要不姓薛,我是不想回来!”

    薛母打也不是,骂他油盐不进,索***给林小祯去管,林小祯一向温柔,哪会说薛斌的话,都由着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薛斌到后来,索性把帮里的事都交给林小祯,自己常常到处玩,没钱就找林小祯要。有时去找人下棋都可以去几天,薛母也不管了,林小祯行,她也行。

    几个月过去了,薛母慢慢发现自己没了权利,手下的人做什么都说要请示少奶奶,她连想做件衣服都要去问林小祯。

    一开始还没觉得不对,突然一日,自己想加什么菜都要问林小祯,薛母这就发现不对了,这样下去岂不是林小祯不给自己就无法生活!

    她正想着林小祯是不是管得太宽了,一些长老包括三叔都来找薛母,说林小祯把他们的权利都夺了去,让他们回家养老了,还说帮里进了很多林小祯的人,经济大权都让林小祯拢去了。

    薛母一听这还了得,这些长老很多都是长石帮的功臣,帮着长石帮出生入死,她当初是发誓要养他们一辈子的,林小祯怎么能这么做呢!

    薛母一气之下就把林小祯叫来,语气第一次有些冲了,生气地问:“小祯,他们都是长石帮的长老,你换他们之前也该问问我才是!”

    林小祯依然温柔:“娘不是不管帮里的事了吗?我不问是怕累到娘。娘,你就放心了,我做事有分寸的!”

    三叔自从上次伤到眼睛和腰,行动就不是很利索,一听这话就怒道:“你有什么分寸,你把大家都换下来换上自己的人,你到底想做什么?”

    林小祯微笑:“三叔这是在指责我做事方法不对吗?别人是男人当家,我嫁到薛家福都没享过就把我推出去管事。帮里的事有多难管三叔不是不知道,那帮老家伙一直为难我,三叔和娘不帮我说话就算了,怎么还来怪我呢!我不换自己的人,难道就由着那帮老家伙欺负啊!”

    三叔被堵得说不出口,林小祯换了一副语气,泪眼婆娑地说:“娘,你也是女人,你当年也管过长石帮,你该知道管帮里的事不是那么容易的,我换他们也是为了薛家好,并没有什么私利。你也知道,我家里没人了,我不为了薛家,我为谁啊!娘,你要理解我啊!”

    几滴泪水让薛母顿时消了气,的确,林小祯家里已经没人,若说她有什么私心,也说不过去。各人有各人的做事方法,不能强求一定要和自己一样啊!

    她语气软了下来,说道:“那你也不能这样做啊!那些长老都是帮里的功臣,就算你让他们养老,也要给他们足够养老的银子,别让他们辛苦一辈子,却什么都没有啊!”

    林小祯抹泪:“娘,我也想给他们银子啊,可是也要有银子可以给啊!你知道我才接受帮里的事,有很多东西都不知道,那些长老背了我和人私通,做亏了几桩生意,亏了很多银子。我怕娘和三叔担心,就没和你们说,想自己学着做生意,把亏空添补了再告诉娘。为了不再发生这样的事,我才换了那些长老。他们见没利可图,才来和娘告状,娘……你……你也要为我做主啊!”

    “什么?竟然有这样的事!”

    薛母气急,一听亏了银子也不骂林小祯了,叫道:“亏了多少,拿账本来我看!”

    林小祯磨磨蹭蹭:“娘,你别看了,我怕气到你……我发誓,我会努力地学做生意的,一定会把亏的钱都赚回来。”

    “少罗嗦,叫你拿账本来你就去拿!”薛母发火了。

    文章正文 471番外:牺牲品(冰斌篇)

    “相公,有些事是要让你知道,所以才把你留下来,你好好听听,免得以后我再说啊!”

    林小祯用一贯温柔的语气对薛斌软言细语,只是这曾经是薛母欣赏的脾气现在却成了她无比痛恨的源头,她大叫起来:“薛斌,杀了这贱人,她毁了长石帮啊!”

    林小祯笑了,斜眼看看薛母,娇声叫:“娘,你怎么脾气那么暴躁,有点耐心好不好,你不是还想知道为什么吗?怎么,又不想知道了?想急着杀人灭口啊!”

    薛斌懒懒地伸伸腰,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他蹙眉说道:“娘,你又想闹什么啊,怎么点了我的|岤道?”

    薛母这次心落到了底,最后一丝希望都断了,绝望地闭眼:“好吧!林小祯,我们都是你的鱼肉,你要杀要砍尽管来吧!芑”

    林小祯笑道:“娘,才说你脾气躁你就真躁啊!不是要听故事吗?怎么就没耐心呢!这样的性格一点都不好,真不知道三叔喜欢你什么啊!”

    这话一出,薛母立刻睁开了眼睛,惊恐地看着林小祯,三叔也愕然地转头看着她,脸色顿时苍白一片。【5^6】【书&库】 .56shuku.

    “你胡说什么?”薛母突然大叫起来:“你要杀就杀,不必挑拨我们。”

    林小祯扭头笑道:“娘,我是不是胡说听完就知道了,你急着声辩,是不是心虚啊?”

    三叔瘫在椅子上,看着林小祯,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觉得这一关自己是怎么也逃不过去了,就是不知道林小祯知道多少!她又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把这些秘密翻出来呢!

    薛斌看看薛母气急败坏的样子,淡淡一笑:“娘,就让她说吧!清者自清,就听听她能说出些什么,再计较不迟啊!”

    薛母叫道:“我才不听她胡说八道!林小祯,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已经毁了长石帮,就算我们和你有什么恩怨,你杀了我们就是了,何必乱说呢!”

    “乱说?……呵呵,娘,我哪敢乱说,我可是有凭有据的!娘不让我说,是怕在相公面前没面子吧!呵呵,那也是,毕竟一个做娘的,要是把自己的丑事暴露在孩子面前,那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啊!!娘说的对,杀人不过头点地,比起死来,没面子更可怕!可是娘,这种没面子算什么!这只是让你在一人面前没面子,要是让你在很多人前没面子,你不是更想死吗?”

    林小祯笑得温婉,却给人一种森冷的感觉。

    薛母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问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呵呵,听不懂就好好听着,别打岔!”林小祯又笑:“我倒是不介意你打岔,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可是娘,你只要七天啊,七天要是没银子还帐,你怎么保住长石帮呢!所以你要不就好好听着,要不我就陪你们在这好好熬着。”

    “娘,你就耐心听着吧!”薛斌似乎现在才反应过来,问道:“七天是什么意思?”

    林小祯很耐心地把关于七天的事又给薛斌讲了一遍,薛母听了破口大骂,薛斌却懒懒地说:“哦,那这和三叔有什么关系呢?你是恨薛家还是恨三叔,又或是都恨呢!”

    林小祯笑道笑道:“相公,你是让我回答问题呢,还是让我自己说!”

    薛斌不在意地说:“你说半天都没说到重点

    ,还是我问,你答吧!”

    “也好,那你问吧!”

    薛斌重复了一下上面的问题,林小祯笑了一下,才咬牙切齿地说:“当然有关系,关系还大着呢!你问我恨谁!嘿嘿,你们我全都恨!”

    “哦,三叔和你有仇?还是我们全家都和你有仇?”

    “三叔是我最大的仇人,你们顺带。”

    “三叔和你有什么仇?”

    “杀父夺母之仇!”林小祯越说越激动,没有刚才云淡风轻了!

    “杀父?你父亲是谁,和我三叔有什么关系?”

    “我父亲就是他……”林小祯伸手一指三叔,随即冷笑道:“可惜他早已经死了,从他离开我们那天开始,他在我心里就是个死人!所以……是他,杀死了我的父亲!”

    额……薛母和薛斌都看向三叔,三叔面如死灰,看着林小祯颤声问道:“你母亲是林……林……”

    林小祯怒吼道:“我母亲已经死了,你不配提她!”

    三叔说不出话来,薛斌追问道:“你既然有娘,那夺母之仇从何说起呢!”

    林小祯伸手一指薛母,叫道:“就是她,因为她我失去了父亲,也失去了母亲,难道不是夺母之仇吗?如果不是他们这对狗男女,一个有丈夫,一个有娘子,还要不知廉耻地在一起,我会没娘,你会没家吗?薛斌,严格算来你还是我表哥,嘿嘿,表哥……你想不想知道你爹为什么和腾冰的娘亲私通?想不想知道导致你们两家一夜之间家破人亡的惨剧是怎么发生的?”

    “表哥……”薛母突然惨叫一声,瞪着三叔喊道:“她真是你女儿?”

    三叔慌乱地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走时……”

    他突然住了口,惊讶地看着林小祯,叫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她的孩子?”

    “就知道你会这么问!”林小祯冷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啪’地砸到了三叔头上,还好三叔眼明手快,一把抓住,打开一看,布包里包了一只翠玉手镯。

    薛斌眼尖,一眼看出那手镯的花纹成色明显和母亲手上戴的那只一模一样,明显是一对。

    薛母也看见了,盯着手镯傻傻地看着。三叔手抖起来,抬头看林小祯,声音也在颤抖:“你……你真是她的孩子……”

    “你说我三叔和我娘是怎么回事?”薛斌的声音也跟着颤抖了,隐隐觉得自己不该问,可是忍不住还是想知道实情,他隐隐觉得这个秘密的后面,就是自己和腾冰不能在一起的真实原因……

    “你怎么那么笨,这么多年,就没怀疑过吗?三叔为什么不娶,三叔为什么尽心尽力地留在长石帮不走,都是为了你娘啊!这个男人,你该说他多情呢,还是无情?他对你娘是十年如一日,可是这样一个人,却能对自己的女人狠心到连她死也不愿去看一眼,甚至还亲手将她送给了别人,让她郁郁而终!到死都不忘地等着他去娶她……”

    文章正文 472番外:我们会永远支持你(全本完结)

    “这也罢了!我娶了她也想对她好,认命地在岛上和她做夫妻!可是你知道她对我做了什么吗?”

    三叔冷笑着仰头看林小祯:“她只告诉你我负心,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没脸告诉你她对我做的那些事吧?”

    林小祯头一次不知所措了,看三叔狰狞的样子,似乎怀了很大的仇恨似的,娘到底做了什么让他这么恨她啊?

    三叔摇头:“你怨我恨我抛弃你我都不会怪你,当时我的确不知道有你的存在是。【5^6】【书&库】 .56shuku. 所以才做了那些事,要是知道,我会考虑手下留情的!”

    “她对你做了什么?”林小祯忍不住问道芑。

    三叔掳起袖子,还有裤脚给林小祯看,林小祯看到他四肢上有一圈圈白色的伤痕,很深,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这样子,似乎当初被人用铁链拴着似的,林小祯突然意识到什么,脱口叫道:“她囚禁你?”

    三叔冷笑:“你能马上想到这个词,那就证明你知道岛上那个囚室了?嘿嘿,那你知道我在里面住了多久吗?猬”

    “多久?”林小祯有些骇然地睁大了眼,似乎对那地方极其害怕。

    “三年零一个月又十七天,一共一千一百四十三天!你要不相信,可以回岛上看看,那个囚室里的石头上,刻的那些花瓣,每一瓣就是一天,你去数数,是不是有一千一百四十三瓣!哈哈,你只知道我给她造成的痛苦,就没想过如果不是她先如此对我,我又怎么可能这样恨她呢!”

    三叔凄然大笑:“那地方有多恐怖你一定知道!那你知道我是怎么在那种地方活下来的?我告诉你,就是刻着这些花瓣活下来的,带着对她的恨,和对小珍的爱……我告诉自己,我一定要活着回来,所以无数次我受不了想自杀的时候,我就会刻花瓣……那是小珍最喜欢的花……”

    “你傻啊……”薛母掉下了泪,不顾薛斌还看着,握住了三叔的手泣不成声:“我不值得啊……”

    “她为什么要关你,一定是你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林小祯突然大叫起来,似乎无法承受这两人卿卿我我……

    “为什么?呵呵,小祯,她有没有告诉过你,你外婆的事?葬在岛上最高处的那个坟墓就是你外婆的,上面雕的玉像就是你外婆,很美吧!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

    “娘说她生病死的!”林小祯老实地回答。

    “谎话!你外公用这样的谎话骗了你娘,然后你娘表面相信了,其实根本不信。因为你外婆根本不是病死的,是被你外公关在那囚室里折磨死的。你娘常偷偷去看她,有次被你外公撞见了,你外公就杀了她,将她封在了玉雕里。你外公在墓碑前大笑,说你外婆这下再也不能离开他了!这就是真相!成亲后你娘亲口告诉我的,说她当时就躲在树后亲眼看到你外公将你外婆封到了玉雕里!”

    三叔冷笑道:“知道你娘为什么告诉我吗?她那时已经疯了,她告诉我,我只能一辈子呆在岛上,如果我敢走,她会像你外公对你外婆一样杀了我,将我封在玉雕里……”

    林小祯倒吸了一口冷气,喃喃地说:“那你不走不就没事吗?”

    三叔苦笑:“我开始的确没想走,可是你娘真的不是一般的女人可以比的!她脑筋不正常,看见我和一个下人说话都会怀疑我,岛上开始没有年轻的下女我还奇怪,后来才发现那些下女不是离开了岛,而是被你娘杀了。猴岛去过吗?她为了不让我知道,把那些下女骗到了猴岛杀了喂海蛇。岛上的人越来越少,到最后她连又老又丑的下女都不放过……我一直不知道,等发现时岛上只剩下男人……”

    林小祯听得打抖,看着他抱紧了自己的双臂,疯狂地摇头:“你说谎,娘不是这样的人,不是……”

    “我知道后害怕了,我想悄悄地逃走,没想到帮我的男人竟然出卖了我,他和你娘将我锁在了囚室里,一天又一天,每次来都是问我还逃不逃走……一直到我再也受不了这样的折磨,才装作屈从了她。她将我放了出去,却不相信我,打了一条长长的链子拴着我,让我像条狗一样只能在她限定的范围中活动!”

    三叔哈哈大笑起来:“小祯,我过的生活和她的相比谁更惨?我那么对她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否则我就算杀她几百次,也难消我心头之恨啊!她让我变得不像男人,屈辱地活着,晚上怕我杀了她,她将我捆在她床头,只在需要我的时候才解开我……你不知道,面对这样的她,我根本硬不起来,她就给我下药,让我在药物的刺激下满足她……”

    “别说了!”林小祯尖叫起来,脸躁得通红。

    三叔笑了笑:“这就受不了啦?我告诉你的还只是她对我做的某一些事,要是全部,我怕你会崩溃。林小祯,你对我报复,你说你是我女儿,那我告诉你,我不相信,因为这可能是你娘的梦想,毕竟我才是她唯一被承认过的夫君,她可能无法面对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的孩子的你,才让你这样想吧!恨我才是她能活下去的支柱……”

    林小祯倒退了几步,狂乱地摇头:“不……你说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你是想我饶过你才诽谤我娘……我娘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三叔哈哈笑了起来:“你好可怜,被你娘灌输了仇恨,活得没你自己了吧!你觉得你娘爱你,你不知道你娘到死也没放过你,让你一直都活在仇恨里吗?报仇……哈哈,你报的什么仇啊!你和我……才是你娘报复的仇人!”

    “不……你说的不是真的!”林小祯失控地冲了过来,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三叔的脸上,她歇斯底里地骂道:“你有什么权利说她,你看看,你不也一样,为了一个女人,一辈子守着这份见不得光的感情,你觉得你比她强多少!”

    “薛斌,看看,这就是你三叔和你娘,自己的爱就是爱,你的就不是!为了自己做下的孽却要牺牲你,你说,你恨不恨?”
推荐阅读: 风情无限美娇娘, 万里独行田伯光, 我欲成神(高H), 丑妃(丑绝天下), 穿越之弃妇攻略, 我的女警妈妈, 邻家女孩, 嫡女宅斗指南, 乱伦之妈妈的粉穴比姐姐的紧(繁体), 母爱往事(后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免责声明: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来源于互联网,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