脢脳脪鲁 > 玄幻魔法 > 帝凰-名门庶女无错章
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丢下我……斌哥哥,不是我的错……为什么要惩罚我……”

    一遍一遍,那柔弱的声音打死清醒的腾冰也不可能会吐出的句子一句句在昏迷中倾泻而出,薛斌听得心碎,就是偶尔进来给他们送吃的霍桑听见都想掉泪,看着薛斌说:“以前只觉得腾帮主飞扬跋扈得目中无人,原来骨子里她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呢!”

    孩子……薛斌想笑,如果有人当面这样说腾冰,不被她打才奇怪!

    可是此时,他不能不承认霍桑说的对,她还真是个孩子!

    听听,她都在说什么啊!这样只有在昏迷中才露出的脆弱,比那些坚强更让人怜悯。

    薛斌给她灌药,给她换伤腿的夹板,痛得就算在昏迷中咬紧牙,这女人都不哭不嚷,只是一声声叫着:“娘,我听话了,你别走,陪着我……我不要再一个人孤孤单单……”

    薛斌就抱着她,轻拍着她的背,让她蜷在自己怀中,像一对相互取暖的小猫小狗。此时的他没觉得比腾冰幸福,他的灵魂也孤孤单单无处皈依。

    他比腾冰幸运,有娘亲和三叔,可是感觉也没比腾冰强多少!

    母亲自大难那天就变了,她恨父亲,觉得是父亲造成了自己的不幸!毁了自己的家!

    她将满腔的仇恨转移到管理长石帮上,事无巨细地掌管着帮里的一切事务,帮里的长老稍有埋怨,她就将他推上去,哭哭啼啼地诉说自己的不幸。

    薛斌觉得那些看自己的目光讽刺大于怜悯,他不是靠自己的本事坐上帮主之位的,而是靠娘亲的泪水,靠昔日父亲对这些人的恩惠才坐了上来。他为之羞耻,他刻苦学习、练功就是为了摆脱这样的目光!

    娘亲只是让他变强变强再变强,却从来不问他辛苦吗?不问他第一次杀人是什么样的心情!更不管他有没有做噩梦!

    从懵懂的孩子被一步步推上这个位置,他经历的娘都不关心,娘只会在每个帮派结账的日子评测他一年的成绩,会在他搞砸了一桩生意后毫不留情地当众责骂他……

    似乎在她眼中他才是那个一直没长大的孩子!一个接管帮派的傀儡,一个标着她儿子称号却在她眼中什么都不是的行尸走肉!

    薛斌已经觉得自己习惯了,习惯了被娘和帮派的人当做一种工具存在着,习惯将自己的感情隐藏在心底,不去碰就当不存在似的活着!

    可是当拥着腾冰,跟着她因为忍受痛苦而一起颤抖时,他觉得自己的某一部分在这样的颤抖中复苏过来,他觉得自己以外无欲无求的生活有了变化!

    他想要腾冰!

    想要每天都这样拥着她,看她在自己的怀抱中醒过来,对着他展颜一笑,就像当初叫着自己斌哥哥,对着他露出天真烂漫的笑的女孩一样,他会觉得那样的日子天天都是阳光。

    就算是争吵,也会让自己觉得自己在活生生地活着,而不仅仅是一个只会做生意只会砍砍杀杀的男人!

    ******

    也不知道是精心的照顾起了作用,还是那些都快把腾冰皮肤擦坏的酒精起了作用,腾冰终于褪了热,伤腿也消去了红肿。霍桑帮忙从别处请来的名医帮着检查矫正了她的腿骨,对薛斌说腾冰的伤腿不能再受伤了,下次再受伤的话大罗神仙也保不住她的腿。

    薛斌虚心听着,在心里发誓这次就算毁了自己,也不能容许别人伤害腾冰。

    只是他高兴得太早了,这边腾冰还没醒,那边三叔带着林小祯抬着轿子找上了门了。

    林小祯一进门就期期艾艾地缩在三叔后面,内疚地说:“相公,我不是故意想来打扰你和腾姐姐的,实在是娘……她逼着我们来,说……说你要不就把腾姐姐接回去,要不就在这写下辞位书……把帮主之位让出来,带着腾姐姐离开洪城!相公……我已经劝了娘很多,她固执不听……”

    “别和他说那么多!薛斌,三叔今日就来问你一句话,你回不回去?”

    文章正文 465番外:我杀你了你(冰斌篇)

    19

    “薛斌,别以为你睡了我就可以对我指手画脚,你他妈算什么东西?我就非你不可吗?”

    腾冰的话让薛斌顿时脸色变了,看着腾冰突然说不出话来。【5^6】【书&库】 .56shuku.

    对啊,他算什么东西?她就非他不可吗?他睡了她一夜,就要让人家废了武功跟着自己吗?他凭什么那么自信,就以为腾冰非自己不可呢!

    脸色一瞬间变了又变,他有些丧气,看着腾冰不知道自己这些日子的执着算不算一头热芑!

    “腾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说话?你不知道薛大哥为了你,给娘磕了很多头,磕得头破血流,跪了很久,还被打了好多戒尺才让娘同意你进门,你快别和薛大哥闹了,收拾收拾,我们回家吧!”林小祯从后面钻出来,好心地劝道。

    “谁要进他薛家的门?谁让他替我磕头了?姓薛了,落到你们手上,要杀就杀,别来这一套!”腾冰冷笑着,一把扯了自己外套披在身上,瞪着薛斌。

    薛斌拉住不知所措的林小祯,淡淡地说:“你先出去吧,我和她谈一下!猬”

    林小祯迟疑地说:“可是娘还等着……”

    “一会就好!”薛斌将她拉出去,回身关了门走到腾冰榻边坐下,有些疲累地说:“腾冰,别闹了,我很累,我们……”

    “累你就滚啊!没人拉住你,去和你的新娘子一起回去,你娘等着呢!”

    腾冰不耐烦地挣扎着穿衣服,一边说:“薛斌,要杀你就快杀,不想杀你就帮我去帮里叫个人来带我回去,算我欠你一份情,改日包个大红包连你新婚祝贺一起送来。”

    薛斌闭了眼,沉重地说:“你帮里没人了!”

    “怎么没人?这帮兔崽子跑哪去了,不是趁不我不在卷我的银子跑人吧!”

    腾冰不屑地说道:“你如果告诉我这些,我是一个字都不会信的!他们不是这样的人!”

    “他们没卷走你的银子……他们……你在船上那晚,三叔带人挑了东海帮……现在东海帮已经没了!我是第二天才知道,已经晚了!”

    薛斌看着腾冰,痛苦地说:“花钰帮你抵挡,受了重伤,三叔也受了重伤……”

    “你他妈在说什么?”腾冰扶着床榻站了起来,看看窗外的天色,突然想起什么似地叫道:“我在这几天了?”

    “十天,今天刚好是第十天……你一直发烧,昏迷着……你放心,帮里的弟兄我让人好好安葬了,回头我带你去给他们……”

    “住口!”腾冰突然恼羞成怒,一巴掌掼了过来,重重打在薛斌脸上,她冲着薛斌咆哮道:“你胡说!薛斌你还是木讷点更适合,你没有撒谎的天分,继续做你的大冰块吧!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她低头找自己的靴子,薛斌平静地说:“我知道这次三叔是卑鄙了点,可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节哀顺变……”

    “住口!”腾冰一个巴掌又甩了过来,气急败坏地叫道:“我让你住口你没听到吗?你耳聋了还是疯了?听不懂人话吗?”

    “腾冰……这是事实!”薛斌被打了两巴掌不闪不闭,只想帮腾冰认清现实,那知道腾冰根本不领情,没找到靴子也不管了,扶着床榻就要往外走。

    薛斌急了,一把拉住她叫道:“你的腿不能太用力,你想去哪告诉我,我带你去!”

    “那麻烦你,送我回东海帮!”腾冰抓住他的手臂不客气地说:“我会给你银子的!”

    “腾冰,已经没有东海帮了!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薛斌弄不懂腾冰怎么回事,他说了那么多,她怎么就不懂呢!

    “你不想送就算了,我自己回去!”腾冰放开他,又去扶墙,她一迈步,一阵眩晕,撑不住就往前摔去。

    薛斌眼明手快一把抓住她,咆哮起来:“你到底想做什么?伤心难过你哭出来!恨我想报仇你就杀了我啊!”

    他腾地抽出剑往她手中一塞:“来,杀我!”

    腾冰捏住剑,瞪他:“东海帮真没了?”

    薛斌认真地点头。

    腾冰再问:“我真的在这里十天?”

    薛斌再次点头。

    腾冰不说话了,瞪着薛斌,眼睛越睁越大,睁到了极限还一直睁,一眨不眨地看着薛斌。

    薛斌被她看得毛骨悚然,腾冰这是什么意思?她这样看不累吗?

    腾冰的剑在抖,薛斌心疼地说:“也不是全死了,还有一些跑了,你要想补偿他们,等你好了我陪你去……”

    “去你.妈的薛斌!”腾冰突然狂叫起来,提起剑劈了下来,却是砍在了薛斌身边的窗框上,她狂叫着:“我杀了你全家,我给你银子补偿你愿意吗?去你.妈的……你他妈以为你是谁?啊……我恨……我他妈为什么不死……”

    她突然横过剑,就向自己脖子割去,薛斌吓得魂都没了,想也不想伸手就抓住了剑身。剑刃立刻割进了肉里,他似不觉疼地一把将剑扯了过来,扔到了一边。

    “你疯了?”他的血瞬间滴得满地都是,他一把抱住失衡倒下去的腾冰,狂叫道:“恨我你就杀我,你杀自己做什么?”

    “我杀你……对,我他妈为什么不杀了你呢?”

    腾冰猛地翻身,就将薛斌压在身下,双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狂叫道:“我就杀了你……是你叫我杀了你的!”

    薛斌看见腾冰眼睛血红,充满了恨意,掐着的手却因为体虚无力,一点感觉都没。

    他还没说话,就看到她的泪无法控制地滚下来,顷刻就布了满脸。她使劲掐着他的脖子狂喊:“为什么不连我一起杀了!为什么要只留下我!你杀了我啊,你不杀我,我是一定要杀你的……”

    “腾冰……你杀吧!我们一起死!”

    薛斌看她绝望的样子心都揪在了一起,举手去抹她的泪,抬起的手却是那只握剑的手,鲜血已经流了满手臂都是,一抬起来就顺着手腕流下来,染红了他的衣衫。

    他也不管,用沾满血的手帮她抹泪,腾冰疯狂地摇头,掐没力,她突然俯身,狠狠地咬在他的肩上。

    薛斌痛得浑身一颤,没有挣扎,只是伸手抱住她,痛苦地说:“咬吧,如果这能让你好过一点,我不介意死在你手上……”

    文章正文 466番外:只因为太痛(冰斌篇)

    20

    一晃一个多月过去了,三叔的伤痊愈了,除了眼睛瞎了,他一天天恢复了硬朗。【5^6】【书&库】 .56shuku. 东海帮接过来的生意也渐渐上了轨道,薛斌没那么忙了,正打算抽出点时间去盯着腾冰吃饭,薛母却将他找了去。

    一去就被罚跪在祠堂,原因就是从新婚那天开始,他就没和林小祯同过房。

    “你是想让薛家断子绝孙吗?”薛母气得声音都抖了:“薛斌你别过分,你让我退一步我退了,我允许那女人进门,她不愿进怪你没本事。你现在违背对我的承诺,是不是想我真的杀了那个女人你才知道我不是说着玩的?”

    “娘……再给我点时间!”薛斌底气不足地叫道:“我去劝腾冰……我一定会说服她的!如果这次我不能说服她,我……我回来听你的话,和小祯同房!芑”

    薛母瞪着他,无力地问:“你说吧,要多长时间?”

    “一个月?”薛斌看母亲气得发抖,苦了脸:“那半个月?”

    “七天……”薛母冷笑:“七天已经是我能给你的最长时间!薛斌,她真要喜欢你,一天都不用就能答应你!要不喜欢你,就是七年也没用!七天,你自己看着办!到时你不回来也行,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要回来你就乖乖地给我和小祯同房,让我早日抱上孙子!猬”

    “娘,能不能别废武功……”薛斌试图再讨价还价,薛母直接让人将他撵了出去,薛斌气闷地站在门外,知道这已经是母亲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怎么办呢?灭了东海帮的事腾冰还没原谅自己,现在去说让她废了武功进薛家的门,腾冰会怎么回答用脚趾头想都知道。

    薛斌期期艾艾地来到渔村,一进门就撞到了腾冰的丫鬟嫣红,慌慌张张地往外走。

    “嫣红,怎么啦?发生了什么事?”薛斌一把扶住她,蹙眉问道。

    “帮主,是腾姐姐生病了,霍大哥让我请大夫去!”

    嫣红还没说完,薛斌就匆忙跑了进去,还在外面就听到腾冰呕吐的声音,他急急冲进去,叫道:“阿冰,你还好吧?”

    腾冰伏在床榻边,吐得面无血色,丫鬟忙着给拍背,薛斌几步过去,一把抱住腾冰,一边给她拍背,一边说:“这是怎么啦?生病还是吃了什么坏东西?”

    丫鬟赶紧禀告:“帮主,腾姐姐这几天肠胃不好,吃什么吐什么,请大夫看过,说是她心情压抑,导致什么紊乱,多出去走动走动,开解一下心情才会好……”

    “哦!我知道了!”薛斌的心纠结在一起,他当然知道腾冰为什么压抑,伤腿就限定了她的走动范围,再加上自己怕她跑了,派人时刻跟着她,这样的生活,腾冰会喜欢才怪。

    每次来,腾冰几乎不和他说话,只要一开口就是吵架,薛斌怕刺激她又做出什么傻事,往往就是忍着。可现在就算他愿意忍,腾冰也不愿意和他说话,那种仇恨的漠视让薛斌每一次看见心都凉完凉尽,这样的他们还有以后吗?

    “阿冰,前两天忙,顾不上来看你,这两天我闲了,我可以好好陪你几天!我陪你出去走走吧!”薛斌提议道。

    腾冰一眼都不看他,擦了嘴,闭了眼就躺回床上,薛斌有些不甘,坐在床边继续唠叨:“这两天天气暖了,湾沚那边有许多水鸟飞回来了,你不是很喜欢看水鸟吗?我们看水鸟去!”

    腾冰不动,没听见似地将被褥拉到自己下颚,薛斌看着她脱了形的脸,心一阵疼痛,有些泄气地说:“阿冰……别这样,你恨我骂我打我都行,别和自己过不去,好吗?”

    腾冰不说话,薛斌又说了几句,最后看出腾冰是不打算理自己了才闭了口,静静地坐着看着她。

    他有些绝望,这样的腾冰,就算拉回薛家,她会快乐吗?他们相看两厌,别说一天都无法在一起,何况长相厮守呢!

    “阿冰,我是不是该放了你,也许远离了我,你就能重新快乐起来?”

    薛斌的话没有说出口,他说不出来,只是想想让腾冰离开洪城,永远见不到心就痛成一片,真要去做,他还能活吗?

    我们就该死在一起,这样恩怨了结,下辈子是不是就能毫不芥蒂地在一起呢!

    大夫来了,薛斌坐到了一边,看他给腾冰号脉,腾冰有了点表情,看着大夫不伸手,淡淡地说:“病了又如何?好了又如何?既然没不同,又何必看呢!大夫,谢谢你,出去拿银子吧,以后不必来了!”

    薛斌猛地站了起来,瞪着腾冰:“怎么不一样?你难道真想死吗?”

    腾冰看也不看他,垂了眸扣着被子上的小花。大夫已经和他们熟了,一看两人要吵架,就赶紧上来劝住薛斌:“薛帮主你先出去吧!我劝劝腾姑娘……”

    他又拉又推地把薛斌弄了出去,才回身在床边坐下,劝道:“腾姑娘,你这想法有问题啊!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你这么能干的人,怎么能有这样轻生的念头呢!我知道东海帮没了你难过,可也要活着啊!上次不是和你说过,你那些兄弟还有些活着,他们都在打听你的下落呢!你赶紧好起来,以后还可以东山再起呢!”

    腾冰木然地说:“打听什么,就让他们以为我死了不是更好!东山再起也不过是打打杀杀,那种生活我厌倦了……活着我也厌倦了,死了算了!”

    “怎么能这样说呢!人来世上一次,有点挫折很正常,你要倒下了也就倒下了,你要爬起来继续走,许多年后回头看看,你也走过去了!起起落落,如潮水一般起起伏伏才叫生活。都如意了,又怎么可能呢!”

    大夫唠叨着拉过腾冰的手说:“你这样放弃自己,又怎么对得起你娘怀胎十月呢?她是期望你来到这世上好好活一次,可不是让你这样放弃自己的!”

    腾冰抬眼看大夫,苦笑:“我娘要是知道我这么不争气,一定后悔生我下来!”

    娘说不哭,要坚强。她哭了,她不坚强!她曾经努力想坚强,可是现在发现坚强好累,她坚持不住了!

    文章正文 467番外:宁可玉碎(冰斌篇)

    21

    如果东海帮的兄弟是腾冰必须活下去的基础,那么大夫最后所说的话就成了腾冰活下去的灵魂。【5^6】【书&库】 .56shuku.

    大夫给她号了脉,微笑着说:“腾冰,送给你一个活下去的礼物……你将有自己的孩子了!”

    “什么?”腾冰还没从恍惚中醒过来,闻言似半梦半醒地看着大夫。

    大夫笑的慈祥:“我说你快要做母亲了!你有身孕了!恭喜你,从此就真正长大了,因为你不再是一个人了!所以从此你要像一个大人一样有担当地生活啊!!芑”

    “你说……我有身孕了?”腾冰如遭雷击,傻在了原地。

    大夫怜爱地拍拍她的肩:“你身体太差,腿又受伤了,这孩子能不能保住还成问题。所以,为了孩子,你要好好吃饭,保重你的腿,早日康复才是。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自己好好想想,路是你自己走,别人想的才好也无法代替你活下去,嗯?”

    “大夫,你说我要做娘了?”腾冰又哭又笑地摸着自己还平坦的小腹,依然难以相信猬。

    等确定后,腾冰哭了,捂着脸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外面薛斌去

    厨房转了一圈,给她端了粥过来,听到她的哭声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吓得赶紧跑进来。

    薛斌看见大夫在一旁笑着,腾冰坐在床上捂脸大哭,他急了,放下碗就冲过去,叫道:“怎么啦?这是怎么啦?发生了什么事?阿冰,你受了什么委屈,你告诉我,我给你出气……”

    “薛帮主,腾姑娘没事,她只是怀孕了!”大夫微笑着拱手:“恭喜薛帮主!”

    薛斌傻住了,不相信地看看大夫,大夫微笑:“腾姑娘太激动了,你安慰安慰她,情绪太激动和太生气都会对孩子有影响,以后要注意。还有要督促她多吃点东西,把身体养好了对孩子才好!”

    “好的,好的……”薛斌傻笑着抓住大夫的手只抖:“回头我好好向你请教,现在容我冷静一下!”

    他不管大夫,跑到腾冰床边一俯身一把将腾冰紧紧抱在了怀中:“阿冰,你听到没……我们有孩子了!太好了,这真的太好了!”

    大夫笑着看看他们,悄悄地退了出去。

    薛斌兴奋地叫道:“我们以后好好的把孩子抚养长大,一家人好好的生活在一起!”

    他憧憬着,没注意怀中的腾冰渐渐冷静下来,不动声色地推开了他。

    薛斌愣了,看着腾冰,腾冰也看着他,眼睛里面没有仇恨,也没有漠然,什么感情都没有,她只是看陌生人一样看着他,淡淡地说:“我的孩子,你高兴什么?她是姓腾,不是姓薛!喜欢孩子,回去和你娘子生去,我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

    薛斌顿时感觉被一盆冷水泼到身上似的,从头凉到了脚,看着腾冰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腾冰也不管他,起身扶着床站起来,走到桌边喝粥。她刚才激动的一瞬间,已经想透彻了,为了孩子,为了弟兄们家眷,她从今天开始,要好好活着。

    薛斌看她喝粥,就没争辩,坐在一边等着她喝完粥,才急急说道:“阿冰,你别这样,孩子是我们两的,你和我赌气他还是我的孩子,你就退一步,别和我生气了,好吗?”

    腾冰看看他,挑眉:“好,我可以不和你生气!人都死了,我生气也没用,只要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原谅你!”

    薛斌大喜:“什么条件,你说,我一定照做!”

    腾冰淡淡地说:“东海帮的生意现在都归长石帮,我也没想东山再起了,第一个条件,我要你答应我不得再继续追杀长石帮的人,包括死者的家眷,他们想留在洪城你不得为难他们,想走,你也不能阻挡。你答应吗?”

    薛斌立刻点头:“我答应。其实我也不喜欢两个帮派打打杀杀,我老实和你说,我想报仇的话也不会等到今日了,那天的事我真的不知道,是三叔擅自做主……等我知道后我已经勒令不准再杀人,那些家眷愿意留在长石帮的我都留下了,想走的我也给了银子……”

    “谢谢。”腾冰挣扎着站起来给他行了个礼,吓得薛斌慌忙跳起来:“阿冰你别和我客气,这事本来就是我该做的,算不了什么!”

    他扶腾冰坐下,腾冰淡淡地说:“第二个条件……我问你,你还想报仇吗?”

    薛斌怔了怔,不解:“为什么这么问。”

    腾冰面无表情地说:“想报仇就杀了我,从此大家恩怨全消。”

    “那不想报仇呢?阿冰,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我根本不想报仇!”薛斌恼怒地叫起来:“你不相信我吗?我就那么不值得你相信吗?”

    “我相信你!不想报仇那我就说我的第二个条件。”

    腾冰表情软了下来,看着薛斌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再恨你,愿意静下来和你好好谈吗?薛斌,有两个原因,第一就是为了我帮派弟兄们的家眷,第二,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是她们让我决定放下仇恨,不再恨你,也不再想死,我想好好的为了她们活下去。我是说真的,以后洪城没有东海帮了,我就算走出去,也不会想着对长石帮报仇,你们不用再警惕我。东海帮的生意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来问我,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相信我吗?”

    这次换薛斌困惑,一向睚眦必报的腾冰竟然有这么大的转变,实在让他难以相信,他苦涩地说:“阿冰,你不用对我表白,你怎么想我都不怪你,我理解……”

    “你理解个屁!”腾冰忍不住爆了粗口,抬眼看到薛斌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就更火大了,这男人木讷已经不足形容他,要用迂腐才能形容他。

    她不报仇有那么不可思议吗?怎么就不能相信她呢!

    “薛斌,我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告诉你,仇我不报了,你有那个良心的话借我几万两银子做点小买卖,等我赚了大钱我就还你!再敢怀疑我的话,老娘扁你!”腾冰火冒三丈地大吼道。

    “你做买卖干嘛!要钱和我说,我给你!”薛斌见腾冰发火反而落下心,这样才是腾冰的性格啊!刚才细声软语的,害他的心七上八下,就怕她又冒出什么鬼主意。

    文章正文 468番外:了却前尘往事(冰斌篇)

    22

    薛斌呆住了,看着腾冰被怒火燃烧得发亮的眸子,一颗心沉沉地落了下去。【5^6】【书&库】 .56shuku.

    这就是腾冰的底线!

    在无数次卑微的等待着他的爱,不顾自己的名声也要气他,和他纠缠了这么多年,只为了在他的生活中占有一席之地的腾冰的爱的底线。

    她可以等他灭了恨!可以一次次用捣乱来吸引他的视线,却不能容忍这样的欺辱!这算什么呢芑?

    “如果让你做正室呢?不是让你做妾,你愿意吗?”他问的无力,心里其实已经隐隐猜到腾冰的回答,却不甘心地问了出来。

    腾冰看着他,怒火突然就灭了,就这样看着他,似乎从来没见过他一样,又似乎透过他的身体,在看着很遥远的某人!

    “我愿意吗?”腾冰伤腿支撑不住了,跌坐在椅子上,笑着看薛斌:“你说我愿意吗?薛斌,你问这话让我觉得很可笑!你这是施舍我呢!还是看在孩子的面上给我一个容身之地?我是该为自己悲哀,还是该庆幸这孩子来得及时!因为他,我才有了容身之地?猬”

    薛斌一时就语塞了,无法回答腾冰的咄咄逼人。

    “我愿意吗?呵呵,在你眼中,我大概是愿意的!我想做你薛斌的夫人想了那么多年,现在夙愿以偿了,还不赶紧答应,矫情些什么啊!你心里就是这样想的吧?”腾冰的语气有些自嘲。

    薛斌猛摇头:“不……我不是这样想的!我……”

    “别说了!薛斌,这话要换在几个月前,我会答应的!我喜欢你,这已经不用否认!我做了那么多事为的就是你能说出嫁给你之类的话!我甚至想了,我爹给你们薛家带来了那么大的灾难,我嫁过去后一定要好好弥补你们。我会孝敬你娘,不管她怎么骂我怎么不待见我,我都会忍着,一定不会让你为难!”

    她看着薛斌,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她轻轻抹去,看着薛斌笑:“我甚至还想,你就算娶几房妾室,我都是可以接受的,只要你接受我,愿意让我靠近你,爱你,让我弥补我爹所犯的错。我什么都愿意!”

    薛斌动容,没想到一向目中无人的腾冰竟然有这样的想法,这让他汗颜,他何德何能,值得她这么爱吗?

    “现在知道了,我这样卑微地爱过你,你也该没有遗憾了。薛斌,我曾经以为我是天下最不幸的小孩,可是,在遭受了这么多事后,我觉得我没那么不幸,因为我认识了你,通过你认识了风离,还有明月!你永远都无法想象明月对我的影响!没见她以前,我不懂风离怎么会娶了这样一个女人!包括在洪城见到她,我都觉得她是一个平凡得根本配不上风离的人!”

    腾冰微笑:“我这一生就没佩服过谁!可是在洞里那一段时间,我是真心地喜欢上了她!她坚强、自信,她让我懂得女人也要自尊自爱!没有谁欠谁的道理,也没有为了爱就必须卑微的迁就。通过她,我知道了,原来我也可以自信地占有一个人的爱,完完全全的,不必勉强自己去接受自己根本无法接受的东西!薛斌,你让我做正室,我很感激,这话几个月前告诉我,我真的会接受。现在我告诉你,我不愿接受,因为我怕我某一天无法忍受妒忌,提刀杀了你们……”

    薛斌看着她带泪笑着说出这样杀气腾腾的话,心里就翻滚起来,这就是腾冰,他火辣辣的腾冰,她要是能忍受他娶妾她就不是腾冰了。

    “我的喜欢是独占!我一直觉得自己很霸道!可是明月告诉我,爱就是独占,我没错!看看她和风离,独占着对方也没什么不好!我更觉得自己没错了!薛斌……所以我告诉自己,我要一份独占的爱!如果没有,我宁可不要!”

    腾冰惋惜地看着薛斌摇头说:“我要去京城这是给你和我最后的机会!你三叔太急了点!我这次去京城本来是做好打算,如果你真的喜欢我,愿意抛开一切和我在一起,我就嫁给你,东海帮就算我的嫁妆,用这样丰厚的嫁妆我只求一件事,除了我你不准再娶别人。如果你不愿意,我就留在京城,洪城我不会再回来了,东海帮送给你薛家,算我腾家给你们的补偿。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你三叔迫不及待地地毁了东海帮,呵呵,现在我没法补偿了……”

    “阿冰……我……”薛斌觉得心痛成一片,他怎么告诉腾冰其实他去追她了,却被母亲的人拦住了,所以才阴差阳错弄成这样!

    他怎么告诉她,其实他想娶的人从来就只有她一个,他就没想过纳妾,要不然这么多年,也不会一个个拒绝了上门提亲的人。

    他是喜欢她的啊!就算被她独占又有什么!他自己不也想独占她吗?否则怎会一次次看见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就想发火,就想掐死她……那都是因为妒忌啊!

    “我现在什么都没了,我仅剩的只有一点点自尊!薛斌……如果你曾经喜欢过我,或者有一点点在乎我,就别逼着我毁掉这点自尊!”

    腾冰凄然一笑:“做正室这样的施舍就别给我了!我做不到装模作样去做大度的当家母,看着你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还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你是喜欢我的!我更不想用我的孩子去换这样的地位,让长石帮的人都指指点点,以为我用孩子欺负一个可怜的女人!林小祯是无辜的,新婚之夜就被你抛下睡了我的床,我又怎么能霸占了你后还霸占她的地位呢!薛斌,看清事实吧,我和你其实缘分已尽,你从答应娶她那天就没权利对我说任何话!那一夜就是个错误,你原本就不该来的!”

    “不……阿冰……我心里……你才是我唯一的妻,我从来就只想娶你!”

    薛斌一阵心酸,不顾一切地起身,将腾冰拉了起来紧紧地抱住:“不,不准离开我!你走了,我怎么办?我不放手……我死也不放手!要走我们一起走!要死我们一起死!”

    眼泪无法抑制地决堤,似乎一放手就是生离死别,他紧紧地抱着腾冰,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脆弱。相比腾冰,他真的不够坚强,也不够勇敢!

    文章正文 469番外:感谢爱上了他(冰斌篇)

    23

    一直以为薛斌是木讷的人,所以腾冰也没想过他会有什么出格之举,当被他以‘要带她去一个地方’为由蒙着眼睛背出门时,腾冰都没想到自己会有机会看到他的心。【5^6】【书&库】 .56shuku.

    伏在薛斌宽阔的背上,那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腾冰恍如隔世。

    记得小时候常常玩累了就往薛斌身上一跳,往往还没到家自己就睡得一塌糊涂,第二天在自家床上醒来都不知道是薛斌是怎么把自己送回去的。

    时隔多年,自己竟然又能重温这样的感觉,她不激动是假的芑。

    曾经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事竟然重温了,她不知道该感激东海帮那么多兄弟用血的成全还是感激老天毕竟是慈悲的,给了他们一个结局。

    虽然只有七天的相处,但是已经宛如一生,她该知足了。

    “阿冰,还记得小时候我也这样背你吗?猬”

    感慨的人不止她,薛斌也是一样的。

    “记得!我总是还没到家就睡着了!都不记得你背我是什么感觉了!”

    腾冰努力让自己清醒,从现在开始,她要好好记住和薛斌相处的每一个片段,让自己在以后的日子记住她曾经拥有过他的爱!

    “我记得,那时你没这么重,很顽皮,又好动,身上不长肉,瘦瘦的。背着你轻飘飘的,那时我常常想这么小的身体以后怎么做我娘子啊!怎么生孩子!呵呵……我听人家说女人会生要有个大屁股……那时我就希望你长胖一些,以后给我生一大堆孩子……呵呵,现在看看那时真是天真,你看看你现在没有大屁股,也给我怀了孩子,可见传言都是不准的!”

    腾冰愣了愣,扶着他肩膀的手下意识就拧了他一把,笑骂道:“那时你才多大啊,就有这样龌龊的念头,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一直以为你老实,原来骨子里这么多见不得人的东西!”

    薛斌冤枉地叫道:“有吗?我不觉得见不得人啊!那时爹娘很恩爱,我就希望我们长大后也像他们,膝下儿女成群,我在外面做事,你就在家带孩子,你那么爱热闹,有很多孩子陪着你,你就不孤独了。你不知道我爹那时经常出海,我又木讷,不会哄我娘高兴,我娘总是很孤独的样子,我不希望你像她一样不快乐!”

    “是为了我啊……”

    腾冰有些感动,搂着他的肩膀将脸贴在他背上,委屈地问道:“阿斌,我有个问题在心里一直憋了很久了,我找不到人说话,我只能和你说说,可是你从来不肯好好和我说话,见到我不是冷眼就是转身就走……现在你能好好听我说吗?”

    “你说,我听着呢!这几天你有什么话都可以说,不用问,我什么都愿意听!”

    “那我说了!阿斌,我一直想不通……你爹娘都很恩爱,我爹娘也很恩爱,那你说我娘和你爹为什么要做出那种事呢?”

    腾冰想到她爹做下那件事后就被颠覆的日子,很困惑,她爹没有报仇后的痛快吗,看上去更痛苦似的。他似乎从那一天开始就没清醒过,每天都是喝得醉醺醺的,有时喝多了抱着她哭,叫着她娘的名字!

    她真的想不通那么喜欢娘的爹为什么还和薛斌的爹私通!

    “我不知道!……我也想不通!”

    薛斌记忆里也是从那天开始家里就天翻地覆了,母亲变了一个人似的要强,她像男人一样去做生意,东奔西跑从来不管他。偶尔看见他就蹙眉,做得不如她意就打他。

    薛斌开始莫名其妙,总觉的自己很委屈,他已经努力在讨好娘了,努力学习做事让娘可以不那么累,为什么他娘还是见不得他呢!

    这事随着长大,在一次次频繁地挨打后,帮里有个长老看不过意,悄悄地对他说:“薛斌,你以后少在你娘面前出现就不会挨打了!”

    薛斌莫名其妙地追问:“为什么?”他是他娘的孩子,怎么少出现法?

    长老叹口气说:“你去照照镜子,你没发现吗?你长得越来越像你爹!你娘恨死了你爹,所以看到你就连带着恨上了你……”

    薛斌如梦初醒,跑去照镜子,镜子里印出的那张脸和记忆中的爹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薛斌手抖着,镜子掉在了地上,原来这就是挨打的原因……他娘恨他这张脸!

    可就算他长得像爹,他是他娘的孩子啊!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呢!他也失去了爹,现在还要对自己的娘避而不见,这不是等于也失去娘了?

    虽然想不通,可是薛斌从此后就真的避开了娘,每次想娘的时候就躲着偷偷看几眼!

    每当这样的时候他就发誓以后自己成亲,他一定只爱娘子一个,决不会再让自己的家庭有不幸的机会。他会好好对自己的孩子,就算有什么不容易的地方,也不会打孩子。

    腾冰听着他回忆往事,泪一滴滴落在他背上,薛斌感觉到了,心里顿时一片温暖,觉得这些年受的伤,挨的打,所有委屈都得到了慰藉。

    这一刻,他和腾冰心灵相通,互相都知道了对方这些年看似风光,却不为人知的不如意。

    “阿冰,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我们!还嫌我们受的苦不够吗?还要将我们分开!”

    薛斌心中酸楚,明明是自己定下的七天之约,可是他现在后悔了,他很想这样背着腾冰离开洪城,什么娘亲,三叔,长石帮都抛得远远的。

    那不是他的责任,那是束缚他的囚绳,就因为有他们,他这一辈子都不能和腾冰在一起,不能有自己的幸福了!

    “阿斌……别这样!”

    腾冰早想通了,就算薛斌能跟着自己离开又怎么样,他娘还健在,他根本抛不下责任。时间一久,他会恨她,怪自己诱惑他,他们此时的心意相通会变成争吵……

    与其到那时失去,还不如现在好好过好这七天,也算给两人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爱怜地揉揉他的头,腾冰安慰道:“过了这七天,你忘记我吧!你已经娶了林小祯,就好好对她!别让当年的惨事再发生。给你和她还有你们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这样……知道你幸福,我也会幸福的!”

    “可是你……一个人带着孩子怎么办?”薛斌想想就心痛得难以忍受。

    文章正文 470番外:这是成全不是牺牲

    24

    幸福的日子过得飞快,七天后,腾冰被薛斌送出了洪城,几辆马车拉着腾冰和愿意跟她出去闯的弟兄们踏上了前往京城的路。【5^6】【书&库】 .56shuku.

    腾冰没有回头,坐在花钰身边直直地看着前方,她知道薛斌在后面目送着自己,她甚至能感觉他灼热的视线。
推荐阅读: 我的人妻刘丹, 妻妾一家欢, 馨洁, 女强 隐形皇后, 白梨絮花风飞落:萧殇魂恋, 杨家後宅, 私密分享(简体与繁体), 证道小魔仙, (修真)天下男修皆我有, 调教母狗嫂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免责声明: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来源于互联网,与本站立场无关。